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當前位置:雨楓軒 > 作品集在線閱讀 > 林清玄作品集
  • 過眼的繁華 日期:2019-11-03 21:33:23 點擊:221 好評:4

    去看古今茗壺展,展會上有許多從明清到現代的名家所制的紫砂壺。 聽說這些紫砂壺是可以出售的,但是展覽會場上只有編號,沒有標價。為什么不標價呢? 因為怕嚇倒來參觀的普通民眾。主辦單位的人告訴我。 確實,當我...

  • 山明水澈 日期:2018-08-25 18:23:03 點擊:2433 好評:22

    有一位中國禪師到日本拜訪一位日本禪師,兩人一起乘船過瀨戶內海。在船上,日本禪師說:你看,日本的海水是多么清澈,山色是多么翠綠呀。看到如此清明的山水,使人想起那長在清水里的美麗的山葵花。 中國禪師笑了,...

  • 十點八分四十五秒 日期:2018-04-17 22:50:13 點擊:2759 好評:36

    我時常留意報紙雜志上的鐘表廣告,發現大部分鐘表的指針都停在一個接近的時間上,10點8分45秒是最普遍的,也有10點9分0秒的,也有10點10分30秒的。不管針指的時間是多少,時針和分針一定是呈V字形。 據說鐘表之所以...

  • 平凡最難 日期:2017-08-11 22:45:06 點擊:4606 好評:34

    與幾位演員在一起,談到演戲的心得。 有一位說:我喜歡演沖突性強的人物,生命有高低潮的。另一位說:怪不得你演流氓演得好,演教師就不像樣了。 還有一位說:每次演悲劇就感覺自己能完全投入,演得真是悲慘,可是...

  • 獨樂與獨醒 日期:2017-06-04 22:25:06 點擊:3299 好評:22

    人生的朋友大致可以分成四種類型:一種是在他歡樂的時候不會想到我們,只在痛苦無助的時候才來找我們分擔。這樣的朋友往往也最不能分擔別人的痛苦,只愿別人都帶給他歡樂。他把痛苦都傾瀉給別人,自己卻很快忘掉。...

  • 習氣 日期:2017-04-01 10:17:28 點擊:1225 好評:6

      于右任先生有一把漂亮的大胡子。有一天,他遇到一位小女生,小女生對他的胡子感興趣,便問于右老:“您睡覺的時候,這一把胡子是放在棉被外面還是里面?”   于老先生一時被問住了,想了半天也想不起睡覺的...

  • 惜福 日期:2017-03-03 23:27:05 點擊:2281 好評:22

      我的外祖母活到八十歲,她過世的時候我還年幼,有許多事已經淡忘了,但我清楚地記得關于她的兩件事:一是她過世時十分安詳,并未受病痛折磨;一是她一直到晚年仍然過著極端儉樸的生活。她之所以那樣儉樸,不全然...

  • 飛鴿的早晨 日期:2016-10-12 22:22:02 點擊:2960 好評:-2

    哥哥在山上做了一個捕鳥的網,帶他去看有沒有鳥入網。 哥哥自豪地對他說:我的那面鳥網仔,飛行的鳥很難看見,在有霧的時候逆著陽光就完全看不見了。 跑到網前,他們一邊喘著大氣,才看清哥哥今天的收獲不少,網住...

  • 一心一境 日期:2016-08-12 19:59:51 點擊:1616 好評:14

    小時候,我時常寄住在外祖母家,有許多表兄弟姐妹,每次相約飯后要一起去玩,吃飯時就不能安心,總是胡亂地扒到嘴里咽下,心里盡想著玩樂。 這時,外祖母就會用她的拐杖敲我們的頭說:你們吃那么快,要去赴死嗎?...

  • 打瞌睡 日期:2016-04-22 18:56:21 點擊:1091 好評:14

    午后,路過一家家具店的門口,看見老板坐在門口打瞌睡。 他打瞌睡的動作相當奇特,不像一般人只是點頭,而是從腰部以上打折傾斜,整個人好像要載倒在地上一樣。 更奇特的是,他每次傾斜的時候,口水就從嘴角流出來...

  • 飛蛾與蝙蝠 日期:2015-08-18 21:11:51 點擊:4546 好評:52

    林清玄散文集(在線閱讀) 飛蛾與蝙蝠 住在鄉下的時候,我習慣于清晨在林間散步。 時常會發現散落在林間地上的昆蟲尸體,特別是飛蛾和金龜子的尸體,總會掉落在 路燈桿的四周,想必是昨夜猛烈撲火的結果。 飛蛾有著彩...

推薦內容
  • 努·里維斯的女友滿頭白發,這說明……

    每年這個時候都是奧斯卡最后沖刺的時間,好片一部接一部推向院線,大牌明星們為了宣傳...

  • 負重心安

    一次,德國女作家赫塔穆勒和朋友格拉斯乘地鐵去斯圖加特采風。臨行前,赫塔準備了很多...

  • 炒股俱樂部里的組織學

    在大的社會組織里,如果成員異質性太大,會給合作帶來不利影響。但在小的社會組織如炒...

  • 漂亮的失敗是另一種成功

    當下是一個成功學泛濫的時代。在中國,很多扭曲和亂象,都與追求表面上的成功有關。我...

  • 人與火組詩

    休眠火山 經歷過最深的夜,忍受了最殘暴的光明 它記得鳥聲灼成最后一道創傷 樹根緩慢...

  • 河在峰頭上流過

    秦嶺歷來是隱者的去處,現在仍有千人在其中修行。我去拜訪了一位,他已經在山洞里住了...
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