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幾朵年少付白云

時間:2018-06-27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曉楓婉月 點擊:
    年少的時候,羨極了一身白衣素裝的女子,一襲隨風飄飄的白裙,一束別在發髻上的白花,那情景宛如一朵溫柔極致的白云,悠悠然、邈邈乎鑲嵌在我那一顆“白日依山盡,黃河入海流”的心上;倘若那是一個男子,一件衣,一款褲,一雙鞋,都是皚皚勝雪的模樣,那看著仿佛勝過了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景像,白得甚至連我的眉間心上都會禁不住地唱起“藍藍的天上白云飄”一般的曲子來。
    年少的時候,對白的含義一知半解,甚至是囫圇吞棗式的,只要一見到白的,概以拿來主義的態度竊之喜之悅之。那時,總覺得,生命的一切初始都是以白為開端。這恰如你我初來這個世界,你是一清二白的,我是一窮二白的,你喝的是白奶水,我吃的是白米飯,捧著一顆沉甸甸的白蘿卜,持著一份白璧無瑕的心意,慢慢走在一朵接連著一朵的白云之下,說著有一句沒一句的大白話,一天天的時間就那樣白白地溜了過去。
    總是疑惑,我們為什么不能把“初戀”稱之為“白戀”?至于那美好的初戀為什么大多不能結下一顆甜蜜的果子。如果能將她稱之為“白戀”,亦足以說明,這一愛,那一戀,一顆純潔對著一份無瑕,原來只是彼此白歡喜了一場。只當驀然回首的剎那,既哭不起來,也笑不下去的你才發現,那一朵幽幽的白云依然不改當初的真切,依然是那么的可愛,依然有著雪一樣的白,棉的一樣溫,絲一樣的柔,水一樣的清,一如當年的我,久久地羨慕著你那一身潔白的衣,你怎能不情不自禁著淚濕白帢青衫的襟呢?
    總是以為,人心的真,熱愛的純若能自始至終著堅持一份茉莉的素馨,六月雪的靜雅,白云般隨遇而安的態度該有多美。為什么,我們總是為不明不白而恨,卻不能為白紙黑字而真?記得母親曾說,白的東西最難洗,倘若臟的、沾在衣上得費去不少的功夫,污的、落在身上或者心里得耗去很長的一段時間,甚至是一輩子······
    是的,是這樣的吧!
    也許,正是白的存在,才得以讓我們看清這五彩斑斕的世界,也許,正是白得徹底,才足使我們還靈魂以高尚,示生命以永恒,將愛護到白頭偕老不相離。
    伴著年歲的增長,慢慢著漸漸地喜歡上了以白字開頭的詞語,諸如:白駒過隙、白璧三獻、白日衣繡、白水鑒心,如此等等,仿佛這一切都在暗示,自己所做的一切怎么可以不問青紅,不疑皂白呢?盡管無法使自己白得徹底,卻以為,只要夠得上映著一顆血紅的心,倒也無妨。
    當然,無論是月白風清也好,脫白掛緑也罷,女子的白可以勝過牡丹的眼睛,而男子的白是否能遠映一片紅霞,近不妄一段歲月,一份時光?
    原來,這所有一切的一切,虛躑的光陰如何才可以把你迎娶到家噢!
 
    曉楓婉月2018年3月29日草筆4月20日定稿
作品集曉楓婉月 責任編輯:秋雨楓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