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淡對行將老去

時間:2015-07-06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林健心韻 點擊:

     城市北面堆積著厚厚的黃土,自古以來,這里被稱為五陵原,這個城市的人們稱它為北塬。這就是歷經幾十萬年堆積形成的,浩瀚的黃土高原一隅。

     所謂五陵,非是按世代延續排列,而是因地理位置得名。顏師古注道:“五陵,謂長陵、安陵、陽陵、茂陵、平陵。”“咸陽古道音塵絕。音塵絕,西風殘照、漢家陵闕!”這里安葬著西漢的諸位皇帝,斗轉星移,風華遠逝,時間未老,物是人非。當年這些叱咤風云,與日月竟暉的人間帝王,一代天驕,此刻安靜的臥在這片荒草叢中,黃土塚下。厚厚的黃土,宛如那厚重深沉的一部歷史,曾經的輝煌顯赫,最后只是眼前的這杯黃土塚,不由得令后人感嘆一番。

     西漢十一個皇帝,有九個身后安葬在五陵原,由此可見這是塊風水寶地。這些皇帝從登基之時,朝廷就開始為皇帝選址、筑構屬于皇帝百年后的陵墓,當時稱為壽陵。據說,漢武帝在位五十四年,他的壽陵就修建了五十三年。

     距離城市不遠處的五陵塬上,有一塊平緩的土地,這塊平緩土地的南面是黃土斷崖,東西、北面依舊是遼闊的黃土原。這里綠樹成蔭,風景優美。站在這里可以俯瞰城市的全貌,欣喜的看著城市日新月異的變化、發展。

     這個城市建設最早的陵園“五陵故園”,就在這里。

     我的父親長眠在故園。父親的老家在中州大地,他出生在黃河岸邊,邙山腳下。這里卻成為他最后的歸宿。這可能是老人生前所沒有想到的。落葉歸根,這是祖輩傳承下來的觀念。況且老人的父母,兄弟都安葬在故土,祖上老墳里已經為老人預留了百年后的地方,一生在外漂泊的父親可以和他的親人在故土團聚。可是老人最終放棄了,因為,他的孩子們在這座城市生活著,他想時刻與他的孩子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 十多年過去了。每年的清明節、寒衣節、春節,都毫無例外要去陵園看望父親。這么多年了,每次站在墓碑前,想著父親一個人孤零零躺在這里,眼睛總是忍不住泛著晶瑩淚花。但我知道,我的父親還在,只是他老了,累了,要在這里靜靜的休息。

     在我的記憶里,定格的是父親蒼老的容貌,滿頭白發,臉上雕刻著生活的滄桑。我無從記起父親年輕時的模樣,這點讓我很懊惱自己,懊惱自己對老人心的忽略。可是,不論我怎么在腦海里搜尋,竟然在儲存的芯片中沒有一點的痕跡。所有他年輕時的形象均來自那些冰冷的照片。

     人都會老去的,而且很快。如莊周所言“人生天地之間,若白駒之過隙,忽然而已。”就像山間的那株艷艷的花,路邊一棵嬌嫩的小草。春天來了,它驕傲的點綴著世界,成為世上一道美麗的風景。可轉眼間春去秋來,已是滿目凋零,落一地傷情。它無力抗拒大自然的魔律,只能在歲月的風塵中觸摸幽蕩的靈魂。

     鐘表“滴答,滴答”不停走著,在它每一聲的“滴答”里,消耗著時間,也在無情的消耗著每個跳動著的生命。人類可以憑借自己的智慧上天入地,但在時間面前卻是那么的渺小和無奈。我們無法阻止時間的腳步,甚至無從改變時間的節奏。猶如浩瀚蒼穹,一顆凌空劃過的流星,只耀眼瞬間的璀璨。

     炎炎夏日,我愜意的沏一杯清茶,拿起一張當天報紙。結果沒看多久,便感到眼睛干澀,本來很輕松能看清的文字,此刻覺得有些吃力。路上迎面的人,怎么都像經過特技處理過似得,重重疊疊,影影綽綽。接著,鬢角不知何時開始被歲月浸白。上下樓梯,膝蓋也開始作怪,無法掩飾的疼痛,令身子小心翼翼,惟恐一不小心跌落下去。與朋友說起身上這些變化,朋友笑了。回說,你開始老嘍。那一刻,心里暗暗吃驚,竟掠過一絲恐懼。秋風落春華,雪映紅瘦,猛回首,金烏西墜凌煙繞,鏡里銀絲,夢中搖落多少。

     路上的人行色匆匆,他們總是低著頭朝前趕路,追逐著自己的名利。因輝煌、榮耀而雀躍;為事業、愛情曾經的失敗,挫折而悲傷,久久無法釋懷。在這方社會舞臺上,在這艷陽高照的白日,一些人似乎永遠在睡夢中,為了這個世界而瘋狂。我悲哀著人的悲哀,因為我們總是醒來的太晚。當我們從夢中醒來,已面貌全非,青春早已遠離我們而去。

     時間是最公平的史記作者。每時每刻,時間都在用敏銳的眼睛,觀察著人們邁出的每一步。時間在我們的身上雕刻下歲月痕跡,當我們回過頭,在我們身后的影子里,時間復印出曾經的風風雨雨,溝溝坎坎是那樣的清晰。

     時間是最公平的使者。既然,世上每個人都逃不脫年華終將老去的命運,我們何不笑看花開花落,潮漲潮息。時光也是有生命,有感受的。它不離不棄的陪伴著我們的每一刻,雖然我們老了,它情如以往,親密的與我們同呼吸共命運,陪我們一起趕路。

     時間不會老,老去的只是時間的載體。雖然有人在人生旅途上離開了生機勃勃的生命舞臺,但時間依然伴著他,只不過陪伴的方式不同罷了。

     面對五陵原上一個個規模宏大的帝王墓塚,看著五陵故園里排列整齊的墓碑,我不由得感嘆著,無論他們的主人生前是如何的榮華富貴,叱咤風云,還是平淡如水,一介草民。不管他們在歲月的長河里,憂也罷,樂也罷,他們終究擁抱著同樣的時間睡去。王勃在《滕王閣詩》中寫到,“閑云潭影日悠悠,物換星移幾度秋?閣中帝子今何在,檻外長江空自流。”

     在為生命老去感嘆之余,何不換個思路想法呢?“老去光陰速可驚。鬢華雖改心無改,試把金觥,舊曲重聽,猶似當年醉里聲”。老則老,時間不老,當我們忽略了行將老去的身體,時間就不會讓他變老。

     逃不掉的老去,避不開的衰弱,繞不過的消亡。在我們為自己修建屬于自己的陵墓時,我們絕不要讓時間禁錮了自己的精神,不要把精氣神早早的埋葬在陵墓里。

作品集林健心韻 責任編輯:秋雨楓
頂一下
(5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