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愿我如星君如月

時間:2019-07-24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咕咕瓷 點擊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    只是一次簡單的整理房間。  
       故月翻箱倒柜時,無意撈出那條字跡斑駁的圍巾。上面,中學畢業時的同學簽名已經有些模糊。故月的視線不由自主地落到一個名字上,歪歪扭扭地寫著“沈星”,后面的括號還特意標明“同桌”二字。故月不禁失笑,這個家伙,是覺得自己與眾不同嗎?現在看來,他的字可真丑啊……
       年少時的一點點情愫逐漸脈絡清晰起來。她現在依舊不明白,他們之間,是心照不宣的相互歡喜,還是只是自己天馬行空的想象與暗戀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1)
       “喂,你能不能別磨磨蹭蹭的?”這是沈星對故月說的第一句話。捫心自問,故月看到沈星的第一眼,并沒有被驚艷到魂不守舍。她的好心情早就被自己那一頭剛剪的規范短發消耗殆盡,哪還有心情理會負責為新生登記的沈星。故月不滿地瞥了沈星一眼,不再作聲。
       后來有一陣子,班里女生突然都在議論,沈星長得好像某劇里的男主角。故月這才留意起他來。那人身形清瘦,手指骨節分明,望過去似乎總是眉眼帶笑。“嗯……不錯,果然很是俊俏。”故月抱著水杯托腮看著毫不知情的沈星從教室前門經過。
       故月一向有些小古板,自詡為大公無私。作為小組組長,自然沒有聽從私心,似乎是故意為了遮掩自己的小心思,主動在分配位置時把沈星安排和同組的姜鯉做同桌,而沒有安排給自己。沈星似乎毫不領情,下課后拎著水杯“嘭”地一聲放到故月桌上,挑眉問道,“喂,你是我們組的組長吧?你知不知道,你這樣分配座位,分明是蹉跎了我的青春!”故月努力憋笑,嚴肅地抬頭看了他一眼,“真是不識好歹。”
        就這樣,經過幾次考試重新挪動課桌之后,故月稀里糊涂地和沈星做了同桌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2)
        故月對待學習一向認真嚴謹,在班里自然名列前茅。沈星看上去頗具所謂的男神氣質,實則做事大大咧咧、不拘小節。平日里在學習上自然少不了向故月“借鑒”。故月也總是會耐心地為他講解。
       不知道從什么時候,故月開始留意起自己的形象。課間跑操,沈星刻意陪在她身旁時,故月總會擔心自己的汗水是不是沾濕了額前的劉海;中午在食堂吃飯時,面對興奮地打招呼的沈星,故月總是一臉驚慌失措地叼著嘴里的半個餡餅,故作鎮定地點頭示意;兩人搭檔綁腿賽跑時,手足無措的故月一次次被身旁的沈星一把拎起來。僅僅是這樣一件件細細碎碎的小事,卻總會使故月內心無端地悸動起來。
       而故月一次登錄QQ時,卻發現了端倪。故月的網名為江淮泊月,意在與自己的名字呼應。而不知何時,沈星的網名改為了姑蘇窺星。故月輕啊了一聲,隨即抱著枕頭在床上打滾,心里暗戳戳地歡喜,“這家伙這么可愛的嗎,怎么非要生搬硬套和我做這樣的對應。莫非他也很在意我?”
       故月始終沒有勇氣去主動向沈星詢問這件事情。
       她一向膽小怯懦。就連音樂課上,老師要求每一位同學上臺唱歌作為期末考核時,她都會覺得膽戰心驚。上臺后,故月的鼻尖上早已浮起一層薄汗,掃視下面的同學,措不及防地撞上沈星的視線。那人毫無形象地朝她擠眉弄眼,做指揮狀,動作格外夸張滑稽。
       故月努力憋笑,避開他的目光,啟唇而唱:“重逢于枯潭井下,掌心握一道疤,溫聲問陌路旅人你可會怕。說來無太多牽掛,經年風吹雨打,難免寂寞到冒昧尋人敘話……奈何那短長情絲,剪不斷還生發,仍纏綿地發愿要鐵樹開花……”那是故月第一次在臺上唱歌,后來想起,也總會感念良久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3)
        “喂,別總是板著臉啊,你笑起來很好看,來,再笑一個讓我看看。”一次課后,沈星半俯身子,溫柔地含笑與座位上的故月對視。故月愣一下神,忍不住嘴角上揚,終究是喜歡上了他。晚上,臺燈溫暖的橘黃色光線傾瀉而下,桌前的故月認認真真在本子上抄寫下“愿我如星君如月,夜夜流光相皎潔。”她曾一度希望,自己和沈星也是如此。
       然而,她越是在意,越是想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表現出來,卻別扭地擺出一副高冷難以接近的樣子,結果當然只是事與愿違。每次沈星特意拿著球拍找故月打球時,她常常面無表情地抬眸,接著被同伴拽走。沈星似乎不依不饒,疑惑地跟在她身后。課后,故月也減少了與沈星搭話的次數。沈星每每想接近故月,都會由于她的冷淡望而卻步。長此以往,兩人的關系漸漸淡了許多。后來,又稀里糊涂地被調換了座位后,兩人便很少再有交集。這樣,兩人都忙著應付接踵而來的考試,隨之而來的便是畢業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4)
       畢業一年后的聚會上,為了活躍氣氛,有人提出要玩真心話大冒險。待輪到故月時,“阿月,如實回答,你有喜歡的人嗎?”KTV中幽暗的燈光下,故月抬頭定定地看向坐在對面的沈星。“有。”同學們紛紛起哄,“哇,想不到我們阿月也有暗戀的人啊……”“老實交代,什么時候開始的?”“中學。”故月始終看不清沈星臉上的表情。只是輪到沈星時,他嘴角上揚,指腹在杯沿摩挲了一陣,含笑道出另一個女生的名字。
       大家又重新開始下一輪的喧鬧,故月趁著同學們的熱情高漲,獨自從房間中溜出去。馬路上,車輛川流不息,燈火通明在她眼里暈成了紅紅綠綠的色塊,看不真切。
       這一份情愫,大概只屬于中學時期那個怯懦的故月一人。
       她突然有點懷念中學時期,不過不是懷念沈星,而是心疼那時膽戰心驚的自己。
       她常常在想,要是自己當初沒有那么膽怯,結果會不會不同。
       愿我如星君如月……終究成了故月自導自演的一廂情愿。
       可是年少時的歡喜啊,正是由于那份不曾說透的朦朧感,才顯得尤為珍貴與美好。
作品集咕咕瓷 責任編輯:秋雨楓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關文章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用戶名: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發布者資料
咕咕瓷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: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:2019-07-23 21:07 最后登錄:2019-07-26 16:07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