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請 登錄注冊
當前位置:雨楓軒> 原創長篇小說 > 青春|言情 > 古裝言情小說 > 傾世獨寵:愛妃是首富 > 正文 > 第十八章 琴藝比試
第十八章 琴藝比試



更新日期:2019-09-07 + 放大字體 | -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:

再聯想到,方才聽到的消息,溫國公府老夫人不過一提而已,永安王便把府里的姬妾都打發走了。

看來這永安王是真的喜歡,這溫國公府五小姐呢!

周圍人開始竊竊私語,說的無非就是兩人鶼鰈情深,那些話落顧一寧和白柔柔耳里,能讓人抓狂。

白柔柔:憑什么,不過是她不要了的風流王爺而已。

顧一寧:那草包無腦的克星,憑什么能得到他的青睞?他怎會看上那樣的女人?

顧一寧越想越氣人,猛地站起來,走到兩人面前,囂張道:“五小姐,到你了。”

正跟溫暖談笑的曼盛琛,聽到這話,銳利眸子一瞇冷眼回視,涼薄又凌厲的聲音傳出,“注意你的態度!”

先不管溫暖是否能贏,眼下她坐他身旁,那就是他守護的女人,他豈能容忍別人對她不敬!

薄涼又無情的聲音,對上那雙陰戾又冷厲的眸瞳,讓顧一寧渾身一顫,接著便是無盡的心疼。

他怎么能這么對自己,一直以來只要有他在,她的眼睛便一直粘在他身上,她以為他至少是喜歡自己的,不然為何對自己笑?

顧一寧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座位的,她胡思亂想著,等悠揚的琴聲傳來,她才回神。

溫暖選擇彈古箏,坐下后撩撥了一下琴弦,之后開始彈奏自己熟悉的曲子,很紅的流行歌《戀人心》。

只是沒想到自己才彈奏幾下,便聽到有笛聲合奏,她驚訝的抬頭望過去,發現既然是太子殿下。

一時間滿眼的驚喜,激動和震驚!

這首曲子來自現代,而這太子殿下既然能跟自己合奏,那是不是代表他也是來自現代的。

所以她怎能不激動?

這是親人啊!

這是他鄉遇故知啊!

曼盛廷單聽剛開始的琴聲,就瞬間想到了那首曲子,那首他回曼城前,跟心心念念的小師妹合奏的曲子。

所以下意識的,伸手用內力把笛子吸過來,笛子在手中轉了隔圈,放在唇邊吹出悠揚清脆的笛聲。

兩人隔空相視,他看到郡王妃眼中的驚喜,和滿懷的激動。

而溫暖卻看到了曼盛廷那眷戀和思念的神色,她誤以為他在懷念現代的日子。

溫柔舒緩的琴聲讓眾人耳目一新,靜下心來聆聽。

而曼盛琛則滿意一笑,可他沒想到的是,太子既然跟她合奏。

他算是精通音律的,可這首曲子他聞所未聞,曲調優美婉轉又纏綿,很容易讓讓你靜下心專注聆聽,那訴說著思念的情懷。

這么美妙的琴聲,讓他不由自主的看向彈琴之人,可沒想到入眼的便是她看向別的男人,一副激動開心無言以表的驚喜樣。

他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,看到的便的男人一眼深情款款,眼里盛滿了柔情蜜意。

一時間,他的心像是被火燒似的,煩躁而火氣大!

曼盛廷是比他長得好看,可這女人也別這么膚淺好嗎?

不會,真的看上他了吧!

還有曼盛廷,那深情款款是何意?

要不是知道,他心里一直深愛著他的小師妹,他都以為他喜歡上自己王妃了。

曼盛廷凝望著彈琴的美人,就像看到當初的場景,碧綠湖水中一條小船上,兩個身影一站一坐。

他吹笛子,她彈琴輕聲歌唱,時而抬眼對著他笑。

所以他的深情款款,柔情蜜意來自他心里深愛多年的小師妹。

溫暖由于太過激動,前半部分已經彈奏完了,她還沒開始唱,所以重新開始彈奏,前奏完才開始唱:

化作風化作雨化作春走向你

夢如聲夢如影夢是遙望的掌印

化作煙化作泥化作云飄向你

思如海戀如城思念最遙不可及

你問西湖水偷走她的幾分美

時光一去不再信誓旦旦留給誰

你問長江水淘盡心酸的滋味

剩半顆戀人心喚不回

前半部分唱完,曼盛廷吹起笛聲,兩人是第一次合奏,卻異常的默契。

溫暖恨不得立馬走到他面前,問他為何也來到了這里,可理智告訴她,現在還不是時候,這事要私下問他。

而且他知道自己會這首歌,相信他也會想到自己的身份,他也會來找自己。

思緒間,到了后半部分,她借著唱:

化作詩化作筆化作燈寫著你

默念著輕嘆著那些深沉的字句

化作路華作徑化作情找尋你

愛一次夢一場思念最遙遙無期

你問西湖水偷走她的幾分美

時光一去不再信誓旦旦留給誰

你問長江水淘盡心酸的滋味

剩半顆戀人心喚不回……

隨著最后琴聲笛聲停止,眾人還沒回神,曲調婉轉纏綿卻優美得讓人不得不入鏡。

加上溫暖甜美委婉又帶著空靈的嗓音,很容易讓人感同身受生起思念之情。

歌里的詞意,通俗直白,可以說難登大雅,畢竟這是宮宴,小女孩兒女私情很容易讓人反感,覺得不堪。

可配上溫暖的嗓音竟讓人覺得格外動聽,簡直入耳又入心。

第一個發表意見的是曼盛廷,他已經回過神了,那些深情款款柔情蜜意早已消失不見了,放回笛子,輕松道:“不錯。”

眾人聽到這聲音,漸漸回神,然后紛紛跟身邊的人竊竊私語。

而白柔柔和顧一寧也從震驚中回神,變得嫉妒和怨恨。

白柔柔是激動溫暖既然跟太子殿下合奏,而顧一寧則怨恨,溫暖既然彈唱得比她好聽。

曼盛廷抬眼看向那些琴師,淡漠開口,“投票吧,站在左邊表示支持顧小姐,站在右邊表示支持溫小姐。”

話落,無不意外,十一個琴師皆走到了右邊,這一局溫暖完勝,以后南曼第一琴師就是她了。

溫暖站起身想要回去曼盛琛身邊,可此時不遠處卻傳來,不滿又刺耳的聲音,“我不服!”

她抬眼望過去,發現是顧一寧,她站起來一臉的憤恨,溫暖想要是眼神能殺人,她早已死在她眼刀子下了。

溫暖站在原地,悠然一笑,語氣輕嘲道:“顧小姐怎么不服了?讓琴師當評審可是你同意的。”

可顧一寧不服的根本就不是評審,而是,“你彈奏時,是太子殿下跟你合奏的,這算不算作弊?”
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