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序曲

時間:2010-05-01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彭柳蓉 點擊:

    《迷魂記》第12章   序曲

    1.金沙禁術

    靈異警察分部緊急集會。

    冢獨的突然出現讓事件變得混亂。他將破布娃娃一般的娜娜大姐扔在角落里,冷笑著盯著安又橘,像是盯著什么有趣的玩意兒。阿南不動聲色地站在離安又橘不遠的地方,面色沉靜如水。

    狂風吹過寂靜無聲的會議廳,將安又橘和冢獨附近的椅子吹得沖向天花板。那些椅子在短暫的飛行后,被無形的力量扭成了廢品。其他靈異警察慢慢退后,身上的靈力連接起來,構成一個巨大的防護罩。

    安又橘覺得手腕上爸爸送的守護獸寶石鏈正在發熱。她面對著宛如洪荒猛獸一般可怕的冢獨,有些不爭氣地發抖。嗚,好可怕。可是,為了娜娜大姐,自己絕對絕對不能后退。冢獨的眼中是紅色的光,他“嘶嘶”地笑著,像是毒蛇在準備一次進攻,“小丫頭,你是夜魔的女兒,你和他長得可一點也不像。”其他靈異警察紛紛議論了起來。剛剛安又橘釋放出魔氣竟讓人覺得奇怪,她居然是夜魔的女兒,而夜魔的女兒居然是初級靈異警察!這消息還真是聳動。“那有什么奇怪的,本來我想象中的冢獨是那種超級俊美超級邪魅的大帥哥,結果居然是你這樣的大叔。”安又橘嘆氣,發現自己的心跳似乎不那么快了。原來說話真的可以讓人不緊張。冢獨的臉色發青,他伸手扼向安又橘的脖子。空間奇異地扭曲著,讓安又橘產生自己無法躲避的念頭。安又橘知道,冢獨能夠出現在人間,已經是抑制了自己的力量,才能通過設置在人間的結界。可是,他畢竟是大妖怪,依然強得驚人。安又橘的守護獸寶石鏈似乎被這強大的壓力激發!

    黑色的霧氣籠罩住了冢獨,冢獨在黑霧中輕笑,“你還太年輕。”

    天空突然暗了下來,翻滾的黑云在安又橘的頭頂上空凝聚。時空像是破開了一道裂縫。

    冢獨的手將黑色的霧氣完全震碎,那黑霧只是阻止了一下他的進攻。

    安又橘的血液里,異變開始產生。她的右手手指尖上,一滴金色的血珠綻放開來。那金色的光懸浮在空中,越來越高,就像是一只鳥飛入晴空,變成一顆金色的星星。“心之枷鎖——”安又橘呼喚自己血液深處的力量。那金色的星星無限地擴張開來,鎖住了冢獨的手掌。“咦?”冢獨發現自己的手掌居然無法移動。看來,安又橘的軒轅血固然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。這讓自己更加渴望得到這力量。冢獨的身體膨脹了一些,他的衣服發出輕微的撕裂聲,胸前的紐扣暴開。一只極其丑陋的灰色小怪物正用吸盤牢牢地吸住他的脖子。這就是他能夠進入人間的秘密。那灰色小怪物抽搐著,變得有些暗紅。冢獨的肌肉膨脹了起來,他眼中的紅芒更亮。他的手動了,似乎在努力掙脫“心之枷鎖”造成的空間束縛。安又橘吃驚地發現自己唯一威力強大的一招似乎不再管用。她很是后悔,開始反省自己應該多學幾招。“我要把你帶回魔界,然后把你軒轅血的力量完全吸收掉。現在,我要把這里的人通通殺光。”冢獨溫和地笑著,環視四周的靈異警察。眼前的人類都是討厭的靈異警察,撕裂他們的身體和靈魂,是最好的娛樂方式。冰冷的殺氣在整個空間彌漫。靈力稍弱的警察只覺得血管已經不能附和龐大的魔氣侵蝕,肺部毛細血管開始爆裂。阿南扶起角落里的娜娜,為她療傷。

    強大的也傷害娜娜的力量如出一源的熱流,讓娜娜的身體得到了及時的修復。

    娜娜睜開眼睛,正好望進阿南閃耀著紫色光芒的眼睛里,她驚訝地低聲喊,“阿南......”

    阿南知道眼力驚人的娜娜已經發現了自己的異樣。

    他微笑著輕聲說,“我只能為你做這些了。”他的眼中是復雜的情緒,腦海里是和娜娜以及安又橘相處的片段。恢復妖怪的身份,恢復強大的魔力,舍棄無用的感情,舍棄無謂的煩惱。可是,自己還是無法完全舍棄一切。

    阿南痛苦的情緒沒有逃過娜娜的視線,她吃力地握住阿南的手,“阿南,謝謝你。”

    阿南一直握住娜娜大姐的手,讓她能夠在魔氣侵襲之下不受傷害。

    娜娜大姐的視線移向大廳中央的安又橘。安又橘正做出奇怪的手勢,表情莊嚴肅穆。

    “阿南,快阻止安又橘!”娜娜神色大變,猛地噴出一口郁積在肺里的血。安又橘那手勢分明是那個禁術的起手勢!一年前,在古蜀文化發源地金沙考古學家挖掘到奇特的石板,石板上記載著這個奇怪的禁術。畫面表達了祭師與天魔交戰的情景。靈異警察部研究人員發現這禁術由靈異警察使用,能夠發揮出可怕的力量。使用了這禁術的人總是不久就衰竭而亡。這禁術就成為了一個秘密。安又橘卻被上面派去學習了這禁術。冢獨自安又橘做出那奇怪的手勢就收起了微笑。他狐疑地發現這手勢居然藏著一種古樸的氣息。

    這氣息似乎來自遠古時代。魔與人混棲的時代。九州初定的時代。

    這一瞬間,安又橘似乎被隱隱的白光所籠罩著。她的頭發開始迅速地伸展,直至齊膝。風吹舞著安又橘長長的頭發,她的腳跟離開地面,緩緩升至半空。強大的魔氣從已經洞穿的天花板上涌入,春日逝出現在半空,對著冢獨劈出閃電般的一刀。

    “安又橘,停下來!”春日逝伸手想觸摸安又橘卻被那白光灼傷。

    春日逝的呼喚似乎喚醒了處于冥想中的安又橘,她看到春日逝被灼傷的手掌,眼中閃過迷惘。剛才自己被那團白光包裹著,覺得好舒服,甚至就想永遠這樣,不再醒來。冢獨被春日逝強勁的力量擊退,他雙眼灼灼地打量春日逝,“果然不愧是人魔,力量驚人。”

    春日逝冷冷一笑,“人魔的力量不被結界束縛。怎么樣?無法施展自己所有力量的感覺很痛苦吧?”“你長得很像我的一個老朋友。”冢獨含笑打量著春日逝,“她愛上了卑賤的人類男子卻被無情地背叛。”冢獨的話如同毒刺刺中了春日逝的心。春日逝的眼中閃動著紫電,大氣要被撕裂一般尖嘯著。

    冢獨望向春日逝的背后,“今天我已經玩夠了。記住,這雨水可是開始,很快我就能真正降臨人間。”夜魔的女兒很不對勁,那層白光甚至另只能發揮三成力量的自己恐懼。他的身影一陣扭曲就這么突然消失在半空中。安又橘身上的白光消失,她落回地面,有些恍惚。
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用戶名: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