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眼角眉尖,將天使遺忘

時間:2018-05-16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樂小米 點擊:
天已微涼(全文在線閱讀) >  眼角眉尖,將天使遺忘
 
  相遇,就像一場,永遠躲不了的宿命。
  我的手指在鍵盤上如是敲打。
  羅恩在身后,笑。安,你太敏感了。
  我不作聲,悶著頭,繼續。而羅恩這個快樂的小男人已在廚房開辟戰場,兩分鐘后,他大聲問,安,鯽魚湯要醬油嗎?
  打電話問你媽。
  哦。羅恩顯然感到,我不喜歡他打擾。
  羅恩是個簡單的男子。這是我愛情最大的幸。至少,這省卻諸多癡纏和糾結。有人曾比喻,愛情,是帶血的戰袍。兩年前,我還覺得我和羅恩是天妒的例外。而,也在那時,我突然嗅到,衣襟上,血的味道。
  因為,那年,我遇見了安格。開始了莫名的糾纏和思念。
  那天我從醫院走出,眩暈并沒因專家檢查有所好轉。走出大門我發現了他,孤獨得像個影子,安靜地站在冬青樹下,雙手插在褲兜里,低著頭,柔軟的褐色的發,遮住眸子。
  我緊緊盯著他。因為他身上有股天生的柔軟的憂郁,孩子一般純凈。
  他抬頭,看到我,些許緊張,憂郁的眸子滑過一抹柔軟。我的心難以喘息地疼。
  走過時,他在身后輕喊,薇安。聲音輕軟得如同秋日最后一枚落葉。
  你?我轉身,滿是疑惑。
  他雙手依舊插在褲兜里,眼睛里流淌著異樣的溫柔。很久,他說,我叫安格。
  
 
  他只告訴我,他叫安格,然后默默離開。
  那天起,他的名字竟如迷線一般,纏滿我的眼角眉尖。我開始將這謎樣的相遇,炮制成故事,故事中的男子也叫安格。
  寫故事是我生活的方式,我喜歡那些能在午夜勾出我水藍色眼淚的故事。它總能告訴我,原來我的心還在身體內,用力用力用力地跳。
  我極少以死作結,可這場故事,安格卻在我鍵盤下死去。想象中,我寫他的憂郁他的纖細他的敏感,還有他異常溫柔的眼。午夜里,我在鍵盤前哭在鍵盤前笑在鍵盤前深陷。
  故事交稿,我大病一場。
  羅恩極心疼,安,一個故事何必這樣?
  我昏昏然,沖他笑,我說,壞了,羅恩,我可能單戀上自己故事里的男子了。說完我又抱著他神經質地哭,我說,怎么辦?羅恩,我不能自拔了。
  他極輕柔地彈了一下我的腦袋,傻瓜。
  我問羅恩,如果愛情是帶血的戰袍,他可愿穿在身上?
  他扶我躺下,輕輕親吻我的額。那些太濃烈的比喻,只在小說中,不屬于我們。安,我要我們簡單生活一輩子。
  我看他離開,眼睛開始流淚。
  羅恩,請像教我如何跳第一支舞一樣,教會我,如何遺忘,好嗎?
  
  再次遇見安格,已是深秋。
  人流涌動的大街,毫無預兆,他走來。
  他喊我,薇安。眼中色調異常柔和。
  我想起羅恩,他也有一雙這樣溫柔的眼。只是他眼里裝滿金色的明亮,而安格眼里卻涌動著蔚藍的憂郁。
  可以一起走走嗎?他問我。
  我仰起臉,看著他被微風吹散的褐色的發,心里暖暖地歡喜,暖暖地疼。
  臺東的街,安格指著畫滿大朵彩色花卉的樓座,沖我笑,很漂亮,是嗎,薇安?
  我點頭。原來安格也可以這樣笑,如羅恩一樣的明亮的笑。
  我說,安格,你畫油畫嗎?
  他詫異地回頭,注視著我。
  我笑,因為你身上有竹節油的香。羅恩身上就有這種香,他的油畫很棒。
  安格輕哦一聲,繼續看那些暖色花朵,眼睛細細描摹著。薇安,將來我一定給你蓋一座畫滿大朵花卉的房子。
  我說,好吧,你可不能多收費。
  他笑,牙齒潔白,錢對我沒用。
  我說,那一言為定。
  他伸出小指,笑,一言為定。
  離開時,他看著我,目光涌動,薇安,我們還能再見面嗎?
  
  我告訴蘇拉,我又見到安格了。
  蘇拉噘起嘴巴,安格?拜托薇安,你又不是三歲小孩,還相信艷遇?
  我說蘇拉,那不是艷遇。只是場相遇,很純粹的相遇。
  蘇拉無奈搖頭,將剛煲好的蓮子粥裝進保溫杯,塞進我懷里,又將我推出她家大門,薇安,小心憂郁的安格將你拐賣進深山老林里。
  哦,蘇拉不肯相信世上還有這樣純粹的男子。
  其實,未曾遇見安格,我也會不相信。我更不會相信,安靜如我,會和一個陌生男子這樣糾纏,而且對他一無所知。
  或者,他的眼角眉尖,溫柔流淌著他的經歷和情緒,在我眼里,早已一覽無余。
  回到家,羅恩沖我笑,安,你又搜刮蘇拉了?
  我說,不是我搜刮她,是她心甘情愿要我搜刮。
  這什么邏輯?羅恩微笑著接過保溫杯,蓮子粥?會不會苦?安,給你加糖吧。
  不,我喜歡苦。
  安?你一向怕苦的。
  我看著他,目光憂傷綿延,無法收攏。我說羅恩,那是多年前,現在不怕。
  哦。他愣了好久,把糖放回原處。
  黃昏微弱的光。穿過客廳,我發現他的手有些抖。
  
  羅恩一直這樣愛我,他就像只勤勞的小蜜蜂,忙忙碌碌地記憶我的喜好和厭惡。我卻像個暗施詭計的巫婆,看著他中招,自己偷笑。
  蘇拉整天將口水流到我臉上,說,薇安大姐,你命好呀。
  只是羅恩,卻從不肯相信,宿命。
  飯桌上,羅恩給我講他新學生的朝氣和張狂。然后笑,安,我們老了。
  我喝了一口蓮子粥,舌根滿滿的苦。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用戶名: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