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二十年后(十四)

時間:2018-05-16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劉震云 點擊:
我不是潘金蓮(全文在線閱讀) >  二十年后(十四)
 
  秦玉河死了五天了。死過兩天,也無人在意,更無人把他的死和李雪蓮的告狀連在一起。還是三天前,縣長鄭重無意中碰到秦玉河死這件事,接著發現了它與李雪蓮告狀這件事之間的聯系。這天鄭重從市里開會回來,路過縣化肥廠門口。化肥廠地處縣城西關,由市里到縣城的公路,從化肥廠門口經過。鄭重從車里看到,化肥廠大門口,聚了一群人;大門正中,擺放著一個花圈;一個中年婦女,穿著一身孝衣,帶一孩子,也一身孝衣,兩人跪在花圈前;中年婦女手舉一塊紙牌,紙牌上寫著幾個大字:
 
  秦玉河,你死得冤
 
  鄭重一開始對“秦玉河”三個字并無在意,只看出化肥廠門口有人聚眾鬧事;鄭重不知鬧些什么,對司機說:
 
  “停車。”
 
  司機忙將車停在公路一側。鄭重又對坐在前排副座上的秘書說:
 
  “去問一下,到底是咋回事,這里是縣城的西大門,公路旁邊,人來車往,多難看呀。”
 
  秘書忙跳下車去了。五分鐘之后,跑回來告訴鄭重,化肥廠一個司機出了車禍,為撫恤金的數目,家屬跟廠里鬧了起來。鄭重明白,這種情況,屬企業內部的事;作為縣長,不能插手;上級一插手,鬧事的人勁頭就更大了;不管不問,大家鬧上十天半個月,雙方各自讓讓步,事情也就解決了。這類糾紛,只能冷處理,無法熱處理。鄭重沒有在意,讓司機開車。車穿過縣城街道,進了縣政府大門,鄭重突然想起什么:
 
  “秦玉河,這個名字怎么這么熟啊?”
 
  秘書一時也想不起秦玉河是誰,忙用手機給化肥廠的廠長打電話詢問。待鄭重下車,進了辦公室,秘書跟進來說:
 
  “問清楚了,死的秦玉河,就是那個‘小白菜’的前夫呀。”
 
  鄭重聽說秦玉河是李雪蓮的前夫,一開始也沒在意;待坐到辦公桌后,突然一愣,才將秦玉河的死與李雪蓮告狀的事連到了一起。待連到一起,不禁有些激動,拍著桌子說:
 
  “這事不一般呀。”
 
  秘書一愣:
 
  “咋不一般,不就是個車禍嗎?”
 
  鄭重:
 
  “出在別人身上是車禍,出在李雪蓮前夫身上,就不僅是車禍了。”
 
  忙又說:
 
  “李雪蓮告狀的起因,就是她與她前夫的婚姻;現在她前夫死了,她還告哪門子狀啊?人都死了,婚姻也就自然解除了。”
 
  又說:
 
  “婚姻解除了,她就是想告,也沒緣由了呀。”
 
  秘書也突然理解了:
 
  “那么說,這車禍出的好。”
 
  鄭重顧不上論這車禍的好壞,忙抓起電話,給在北京抓李雪蓮的法院院長王公道打電話。待把秦玉河出車禍的事說了,王公道也愣在那里。但他到底是法院院長,接著馬上明白了:
 
  “這是件好事呀,秦玉河一死,李雪蓮的案子就沒案由了;案由沒了,這告狀就不成立了。”
 
  接著興奮地說:
 
  “鄭縣長,那我們撤了吧。”
 
  誰知鄭重沒跟他興奮,反倒急了:
 
  “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,我的意思是,越是這樣,越要盡快抓到李雪蓮。”
 
  王公道一愣:
 
  “既然案子不成立了,還抓她干什么,不成徒勞一場了嗎?”
 
  鄭重:
 
  “秦玉河剛死,李雪蓮在北京未必知道,怕她還去闖人民大會堂呀。”
 
  王公道:
 
  “這案子不成立,她闖大會堂就成了無理取鬧,咱也不怕呀。”
 
  鄭重:
 
  “你算糊涂到家了,越是這樣,越不能讓她闖。她要闖了,上邊追究的,往往不是告狀的起因,而是闖了大會堂,釀成了政治事故。如果她告狀成立,我們被追究倒情有可原;現在告狀不成立了,我們又被追究了,不是更冤了?”
 
  王公道這才明白鄭重的意思。但他帶著法院十幾個人在北京找了十來天,北京的大街小巷、地上地下都找遍了,也沒找見李雪蓮;不但沒找見李雪蓮,連她的線索,一絲也沒摸到。北京這么大,找一個人是容易的?但鄭重不管找人容易不容易,嚴肅地說:
 
  “趕緊找到她,告訴她前夫死了,這事才算結束。”
 
  王公道這時又犯愁:
 
  “就算找到她,你說秦玉河死了,她也未必信呀,以為是詐她呢。”
 
  鄭重也覺得這話有道理,這才想出將李雪蓮和秦玉河的兒子秦有才送到北京的主意。別人說秦玉河死了,李雪蓮未必信;兒子說他爹死了,李雪蓮該信了吧?給王公道打完電話,鄭重又給在北京的縣公安局長打了一個電話。公安局長帶著幾十名警察,在大會堂四周,北京警力撒的網之外,又撒了一層網。這網也已經撒了十來天了,也同樣一無所獲。鄭重在電話里,除了將秦玉河已經死了的消息通報給他,也像要求王公道一樣,嚴厲要求公安局長,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召開的最后幾天,拉緊這網,不能讓李雪蓮沖擊大會堂。這時讓她沖進大會堂,我們跟著受處理,更受了不白之冤。同時告誡公安局長,越到后面,大家越容易麻痹;但出事往往就在這個時候;半個月前,李雪蓮從村里跑出去,就是公安系統的人麻痹大意造成的;但那是在村里,現在是在北京,性質完全不同,再不能麻痹大意了。公安局長也在電話里唯唯連聲。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用戶名: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