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風聲(下部第四章)

時間:2016-09-16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麥家 點擊:
風聲(全文在線閱讀) > 下部 西風 > 第四章 
   
  一 
   
  失眠是被黑夜煎熬。 
  第二天,老人家看我眼圈發黑,問我是怎么回事。我如實告之:一夜未眠。老人家爽朗地笑道:“你有什么好失眠的,該失眠的是李寧玉啊。”由此直接進入了話題。 
  可以想象,李寧玉已經連續幾天都沒睡好覺了。怎么睡得好呢?作為老鬼,她比誰都提前預知到事情的不妙——剛開始就覺察到了。那天晚上,張司令在電話里問她有沒有把下午南京來的密電告訴過誰,她立刻想到出事了——她送出去的情報被攔截了!就在幾個小時前,她把這個情報丟在垃圾桶里,事隔幾小時后張司令突然沒頭沒腦地問她這個,她當然會這樣想。這不需要什么特殊才能,一般人都能想得到的,所以她才先知先覺地把吳志國拉上,用老人家的話說:這絕對是她的杰作! 
  吳志國是注定要有這么一天的。顧小夢后來知道,李寧玉早就開始在練別人的字,主要練的是吳志國,然后有她,還有白秘書和金生火等。這些人的字她都能照葫蘆畫瓢,畫個八九分像。她從小畫過素描,臨摹能力特別強。其中,吳志國的字她是下苦功夫練的,且早已練得爐火純青,一筆一畫,一招一式,像模像樣,如同他出。平時她都是用吳志國的字體傳情報,目的就是要給這個剿匪英雄栽贓,要叫他稀里糊涂地當上共黨,不得好死。這是蓄謀已久的,只是此次時機不好,是在她無備的情況下。她曾設想過,最好的情況是趁她外出之機搞一個假情報把吳志國套進去,這樣對組織上不會造成傷害,她自己也可以免除懷疑。但現在的情況很糟糕,首先這情報是真的,而且很重要,敵人把它攔截了,組織上不明真相,對老K和同志們的安全很不利;其次,她自己也難免要被卷進來。 
  果不其然,后來發生的一切正如她所料的一樣,情報被攔截,敵人開始畫地圈牢,尋找老鬼。本來她以為有吳志國做抵押,敵人最終是懷疑不到她頭上的。就是說,卷進來她倒不怕,因為她知道——早知道,吳志國會替她受過的。她怕的是人被軟禁在此,情報無法傳送出去。所以,上午她發現老鱉來此地找她,真正令她喜出望外。她以為,這下她有望把情報傳出去了,卻沒想到這天下午發生了這么多事—— 
  [錄音]首先,她沒想到肥原會盯上她。據她后來跟我說,當時她并不知道吳志國是真死還是假死,只是通過分析覺得真死的可能性比較大,因為她無法想象如果吳志國沒死,他又是憑什么說服肥原,讓肥原盯上她的。就是說,李寧玉在這件事上做出了錯誤的判斷,這也是肥原后來咬住她不放的原因。 
  其次,她更沒想到我會從半路上殺出來給她添亂。我冷不丁地冒出來確實讓她意外,措手不及啊。雖然由于我多嘴饒舌被她識破身份,一時穩住了我(答應不告她),但她畢竟傷了我的感情,難免怕我搞陰謀詭計啊,在背后出賣她。我們相處這么久,她非常了解我是個什么人,任性、好強、受不得委屈,一氣之下什么事都干得出來的。所以,你可以想象,她當時一定很想徹底穩住我,讓我徹底保持沉默。 
  說實話,以我當時的處境和心情,告發她的念頭我是沒有了,因為我怕她反咬我。但要讓我原諒她也是不可能的,幫助她就更不可能了。我希望她去自首,這樣對她對我都好。可是她對我說,在沒有把情報傳出去之前她決不會去自首的,她甚至還跟我談條件,說什么如果我幫她把情報傳出去她就去自首,你說荒唐不?我讓她別做夢。她說,不能把情報傳出去她活著也沒有意思,不如死了。我說那你就去死吧,上吊、吃毒藥、吞刀子,隨你的便。總之,我很決絕的,多一句話都不想跟她多說。我覺得不告她已經是我能做的極限了,絕不可能再幫她。但我實在不是她的對手啊,她治我一套一套的,最后我還是屈從了—— 
   
  二 
   
  這是一個奇特的夜晚,平日里不開口的李寧玉竟口若懸河,令顧小夢大開眼界。 
  老人家告訴我,這天夜里她從廁所回到房間,手臉都沒冼就上床了。李寧玉也是,回來就上床睡了。前半夜,兩人形同陌路,各自躺在床上一聲不吭,屋子里只有兩個身體在床上翻來覆去的聲音。失眠的聲音。后半夜,她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,朦朦朧朧中聽到李寧玉從床上起來,在房間里摸摸索索了好一會兒,不知道在忙些什么。 
  其實她是在處理竊聽器。 
  作為老鬼——槍口下的獵物,李寧玉早警覺到敵人在她們房間里裝有竊聽器——每一個房間都有。下午肥原對她承認白秘書是在被秘密地懷疑,等于告訴她會議室里也有竊聽器。此刻,她其實有無數的話想跟顧小夢說,可想到貓在黑暗里的竊聽器,她一直忍著。到了后半夜,大家都以為她們睡著了,她拔掉竊聽器聽筒的導線也不至于被懷疑。這就是李寧玉,不管在什么時候總是有一個清醒的頭腦,做的事總是嚴絲合縫,沉得住氣,絕不冒失。 
  沒有了被竊聽的顧慮,李寧玉叫醒顧小夢,開始對她口若懸河:從家史到身世,從出門就學到參加革命,從公開追隨國民黨到秘密參加共產黨,從浪漫的愛情到革命的婚姻,從做母親到當寡婦,從亡夫到假扮夫妻……從小到大,從前到后,滔滔不絕。簡單地說,李寧玉出身在湖南的一個開明鄉紳家里,十六歲那年她隨哥哥(就是潘老)到廣東就學。哥哥讀的是黃埔軍校,她讀的是女子醫校。讀書期間,家鄉鬧革命,打土豪,分田地,父親作為當地第一大土豪被紅軍鎮壓,就地槍決。因之,畢業后哥妹倆立志為父報仇,先后加入國民革命軍,奔赴江西、湖南前線,加入到圍剿紅軍的戰斗中。但誰也想不到的是,幾年后哥哥秘密參加了共產黨,哥哥的入黨介紹人后來又成了她的丈夫。哥哥九死一生(在執行槍決的刑場上被同志相救),大難不死,而丈夫卻在1937年淞滬抗戰期間,在家中看報時被一顆流彈擊中,死了都不知道找誰算賬。當時她身上正懷著第三個孩子,看著丈夫在汩汩的血流中撒手人寰,她腹中的孩子也變成了一團血,跟著父親走了…… 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用戶名: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