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一看就是個新警察

時間:2014-04-21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陳世旭 點擊:

一看就是個新警察

    一

    劉國寶走進這間帶套間的包房的時候,里面正熱鬧著。酒桌上的常局長剛跟省里來的幾位女記者喝了幾個大交杯,拿濕毛巾擦了擦嘴巴,說,給你們講個段子吧:有個警校畢業剛參加工作的小子,星期天閑著沒事去看電影,又因為新鮮,穿著一身警服。正放一個大片,外面排著長隊。他老實站在后面。跟著排隊的一個人說,一看就是個新警察,老警察哪有排隊的!這小子就怕人家說他不老練,就直接去了窗口;里面賣票的說,一看就是個新警察,老警察哪有買票的!他就直接進了場子;里面亂糟糟的,他問一個人里邊的空位上是不是有人,那人說,一看就是個新警察,老警察哪有找位子的,想坐哪兒就坐哪兒!他就挑了一個自己樂意的空位坐下來;邊上一個人說,一看就是個新警察,老警察哪有你這樣坐的,都得把腳架到前面椅背上!他就抬腳架上去;前面那個人扭頭說,一看就是個新警察,老警察哪有坐大廳的,都是上包房!他就去樓上的包房;走進一間包房,看見座位上一個胖男人正摟著一個小姑娘亂摸亂啃,他沖上去,照準那個胖男人臉上就是一拳。那個小姑娘笑起來,一看就是個新警察,連自己局長都不認識!常局長的話音還沒有落,滿桌已經笑翻了天。一致說,好好好,要賞要賞!

    賞?怎么賞啊?常局長說,總不能老是小交杯大交杯吧。

    那常局長說怎么賞,總不至于讓我們上床吧。女記者中領頭的玫子說。她們一行三人,她是欄目負責人,另外兩個女孩是不久前應聘到那個欄目的大學生。

    那倒不至于,我很講文明的。你們記者見多識廣,還用我教嗎?

    玫子說,行,那常局長得聽我們的。

    只要真像回事,我當然聽。常局長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。

    好,那就三江分流!玫子說,這是我剛從外地一個風情節上學來的。就是我們三個同時敬你,你一次喝三杯。

    這叫“賞”嗎,明明是罰!常局長很清醒。

    你莫急啊,你還不曉得三江分流是怎么回事呢。玫子說著,對同來的兩位使了個眼色。那兩位大學畢業有幾年了,雖然不如玫子放得開,也多少有些經歷。三個女人一擁而上,兩個一人一邊坐上常局長的大腿,各伸出一只玉臂挽住常局長的脖子,玫子自己正面對著常局長,幾乎貼上他的胸脯,三只小酒杯同時逼住常局長的嘴巴。常局長嗚嗚哇哇,卻動彈不得,憋了半天氣,猛然一張嘴,三杯酒一下灌了進去。是賞還是罰?常局長你要說公道話。玫子站直了身子,說。

    是賞是賞!從三個女人的壓迫中脫身的常局長大口出著粗氣,真厲害,真是女人比男人更兇殘!

    已經是下午快三點了,早過了上班時間。聽說常局長中午招待省里來的記者,劉國寶曉得常局長下午是上不成班的,就直接找到了這里。常局長那輛車違章,司機把罰款單丟回給了劉國寶,說你要有種直接找我們局長!劉國寶打了幾次電話,常局長始終嘻嘻哈哈,劉國寶只有直接來找當事人。他在包房外間的沙發上坐下來,等著里面散席。常局長坐的是主席,正對著門。劉國寶進來的時候,他們打了個照面。但常局長馬上就移開了眼睛,接下來就講了那個新警察的段子。劉國寶曉得這是自己的出現引出的結果。他對風行的黃段子沒有什么興趣,你說什么段子他都不笑。何況這是個老段子,早不新鮮了。他只等常局長認罰款的賬。常局長一幫人酒氣沖天地出來,劉國寶站起立正。常局長說,你什么時候來的?一看就是個新警察!老警察到了吃飯的地方哪有不上桌的。

    劉國寶注視著常局長。等一片轟然的笑聲靜下去之后,把那張罰款單遞到常局長面前。

    一看就是個新警察,老警察有這種時候送文件的嗎?

    不是文件,是罰款單。

    罰款?罰我的款?

    常局長一邊說,一邊走開去:嗤,還真是個新警察。

    又惹起一陣哄笑。

    劉國寶說:我還會去找你。

    二

    劉國寶不是新警察。從警說話就快十年。同屆畢業的吳志良早當上分局的頭了,他還是個普通干警。吳志良老說他,國寶你就是太死板,有些事就不可以靈活些嗎?

    他們在大學上的都是中文系。劉國寶那時就在省報發表過詩歌,吳志良一直很羨慕。他們一塊兒報考公安系統的公務員,是覺得警察有些神秘又有些浪漫。進來以后才知道,職業就是職業,不是拍警匪片。跟一切職業一樣,或偶有戲劇性,更多的是平淡無奇。最初他們都干了一段交警。吳志良手勢特漂亮,一招一式不但規范到位,而且透著一種說不出的優雅。路上有人常常不知不覺地站下來,就為看他的手勢。因為這個,他被調整到靠市委、市政府最近的那個十字路口。這里等于是交警工作的一個窗口,他自然明白自己一舉一動的意義,規定動作之外,創造了許多自選動作。比如,做完放行手勢之后,一定緊接著一個敬禮,表示對遵守交規的感謝。又很快記住了市、區頭頭腦腦和各局局長的車牌號,只要他們的車子經過,他一定立正、注目、敬禮。不論是曬得滿頭冒油,還是淋得渾身透濕,從不馬虎。劉國寶沒有這些講究。警察面對的只有行人和車輛,交通規則面前人人平等,該罰款罰款,該收照收照,說話有一句是一句,說清了意思就閉了嘴等你照辦。有一個不怕得罪人的,領導也高興,總是把他往麻煩多的地方挪,讓他去剃瘌痢頭。前不久他給挪到區委區政府機關后面的路段,這里上下班人特多,動不動就堵車。單行道也不管用,有輛小車天天逆行,別的車也就都跟著。以前別人值班都視而不見。劉國寶來這里上班的頭一天就把那輛車子攔住了。新來的吧,司機搖下車窗,頭都懶得伸出來,讓開!

    劉國寶說:請交出駕照。

    正是上班高峰,看看劉國寶身后車子一下子就堵了一大串,小車后座的一個人推開門鉆出來,對司機說,我們走路去吧,駕照和車子都給他!
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關文章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用戶名: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