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回家(李娟)

時間:2019-09-16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李娟 點擊:
回家

 
  我回家了。我從烏魯木齊坐夜班車到鎮上,再從鎮上坐中巴車到永紅公社。永紅公社,一聽這名字就知道此處已被現實世界拋棄多年。
 
  同車有個人第一次去那里,一路上不停感慨:“怎么這么遠?怎么還沒到?怎么一路上都沒有一棵樹?”略帶驚惶。
 
  中巴車在公路上漂泊,公路在戈壁中起伏。我疲憊不堪。那人還在旁邊驚嘆:“老一輩人咋想的?咋跑到這里來?這種地方咋過日子?”像是多年前的自己。我非常熟悉車窗外的情景,雖然我也是第一次走這條路,第一次去那個地方。
 
  到地方了。在中巴車停靠的地方,我媽已經等待很久。她的摩托車停在一家菜店門口,后座上已經綁了一堆東西。她說:“要不要逛逛?”我朝東邊看看,又扭頭朝西邊看看。這個永紅公社,只有一條馬路,只有兩排店面。我說:“算了。”我媽說:“那咱趕緊回家吧,賽虎一個人在家。”我擠進她和那堆菜蔬、糧油之間,摩托車發動,我們猛地沖了出去。
 
  一路上她不停夸耀自己的車技:“看到前面那兩個小坑沒有?中間就一拃寬。看好了啊——看!過去了吧?你知道哪兒有摩托車比賽的?咱不跟人比快慢,咱就比技術!不信你看,前面那塊小石頭,看到沒有?這技術!”
 
  大約走了十公里后,摩托車下了柏油路的路基,駛上一條延伸進南面荒野的土路。又過了一條寬闊的排堿渠后,開始爬一段陡坡。她停下,扭頭說:“你先下去,自己從那邊抄近道。”
 
  我嘖嘖:“這技術!”
 
  登上這段陡坡的頂端后,視野突然空闊了。戈壁茫茫,天空一藍到底。回頭居高臨下俯瞰整條河谷,烏倫古寂靜西逝,兩岸叢林單薄而堅定。突然想起不久前那同車的異鄉人,若此刻他也在此地俯瞰,就會明白老輩人的心意了吧……這條野道塵土飛揚,幾公里后,開始有遠遠近近的田野一片接一片地涌進視野,遼闊、纏綿、夢幻。我們的摩托車在天地間唯一的道路上飛馳,那片綠色是唯一的港灣。
 
  土路越走越窄,經過幾個岔路口后,便只剩不到一尺寬。
 
  我媽說:“這條路是我的。”
 
  又說:“本來這里沒路,我天天騎車打水,來來回回抄近道,就走出了一條路。看,直吧?這條路只有我一個人在使用。”
 
  路的盡頭就是我家的葵花地,葵花已有半人高。沒有風,田野靜得像封在舊照片里。遠遠地,我一眼看到了田邊空地上的蒙古包。我媽說:“到家了。”
 
  大狗丑丑飛奔著前來迎接,向摩托車前輪猛撲,似乎想要擁抱我媽。我媽大斥:“不要命了?”連連減速。
 
 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丑丑。我媽驕傲地介紹:“我的狗,大吧?丑丑,這是你娟姐,快叫姐姐!”丑丑聞了一下我的鞋子,猶豫了兩秒鐘便接受了我。
 
  這時,我聽到了賽虎的聲音……似乎突然從漫漫長夜中醒來,這聲音揭開我對“家”的全面記憶。
 
  鎖開了,鐵皮門剛拉開一道縫,賽虎就擠了出來。它直撲過來,激動得像快要哭泣一般,我蹲下來擁抱它。抬起頭一眼認出床板上的舊花氈,接下來又認出床前漆面斑駁的天藍色圓矮桌,認出桌上一個綠色的搪瓷盆。沒錯,這是我的家。又記起之前有過好幾次,和此時一樣,獨自去向一個陌生的地方,找到一座陌生的院落。和此時一樣,若不是我的賽虎,若不是幾樣舊物,我根本不知那些地方與我有什么關系。
 
  我媽急著拆解車上的包裹,她一面在包里翻找,一面和丑丑過招。后者似乎有了預感,興奮又焦躁,扯著她的胳膊不放。果然,我媽最后取出了兩根火腿腸。
 
  分完禮物,我媽又趕緊去放雞。我尾隨而去,又認出雞籠上幾塊涂著藍漆的木板。多年前它們曾是我家商店柜臺的一部分。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感到這個家已經在我心里悄然生根。我問我媽柴在哪里,然后劈柴生火,燒水做飯。
 
稻草人
 
  回家后,我媽給我安排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做個假人立在葵花田里,用以嚇唬鵝喉羚。
 
  此類道具俗稱“稻草人”,可戈壁灘上哪來的稻草?連普通的草都沒幾根。我沿著地邊的水渠上上下下找尋了很遠,只拾回一只從上游沖下來的破塑料桶和兩只裝過化肥的包裝袋,以及幾只空農藥瓶。
 
  在野地里做飯大多燒煤,天氣熱了才燒柴。柴是搬家時隨車拉來的,已經不多了。我在柴堆里翻了翻,取用了其中幾根最粗最長的,綁成一人多高的十字架,再把那兩只白色包裝袋撕開胡亂纏上去,最后將破桶頂在架子上端。但這個東西怎么看都沒個人形,我便翻出我媽的一條舊圍裙和一件起滿毛球的舊毛衣,給它穿了起來。這回體面多了,但左看右看,未免太平易近人了,能嚇唬得了誰?又把那幾只農藥瓶用繩子系成兩串掛在它胳膊兩邊。
 
  我把這個寒磣的稻草人平放在門口空地上,等我媽回來驗收。我家的雞好奇地圍上來,啄來啄去,議論紛紛。后來丑丑徑直走過去,就地一趴,枕著它的臂彎睡了——我媽的舊毛衣真溫暖。
 
  我媽回來后看了一眼,沒有發表評論。她房前房后忙乎了一陣,沒一會兒,這位假人先生的脖子上就掛了一長串花花綠綠的項鏈——她用塑料包裝紙擰的。然后又毀了狗窩的門簾,給它圍了面披肩。最后我媽把這位先生豎起來靠著蒙古包站立。它看上去無奈極了,像是為了哄孩子不得不這身裝扮然而又被外人迎面撞見。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用戶名: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