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刺先克五將亂晉 召士會壽余紿秦

時間:2012-11-18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馮夢龍 點擊:

東周列國志(全文在線閱讀) > 第四十八回 刺先克五將亂晉 召士會壽余紿秦 


  話說箕鄭父、士谷、梁益耳三人商議,只等秦兵緊急,便從中作亂,欲更趙盾之位。不意趙盾襲敗秦兵,奏凱而回,心中愈憤。
  先都為下軍佐,因主將先蔑為趙盾所賣,出奔于秦,亦恨趙盾,湊著蒯得被先克以軍事奪其田祿,中懷怨望,訴于士谷。谷曰:“先克倚恃趙孟之屬,故敢橫行如此。盾所專制,惟中軍耳,誠得一死士,先往刺克,則盾勢孤矣。此事非得先子會不可!”蒯得曰:“子會因主帥為盾所賣,意亦恨之。”士谷曰:“既如此,則克不難辦也!”遂附耳曰:“只須如此恁般,便可了事。”蒯得大喜曰:“吾當即往言之!”蒯得往見先都。
  倒是先都開口說起:“趙孟背了士季,襲敗秦師,全無信義,難與同事。”蒯得遂以士谷之言,告于先都,都曰:“誠如此,晉國之幸也!”
  時冬月將盡,約至新春,先克往箕城,謁拜其祖先軫之祠,先都使家丁伏于箕城之外,只等先克過去,遠遠跟定,覷個空隙,群起刺殺之,從人驚散。
  趙盾聞先克為賊所殺,大怒,嚴令司寇緝獲,五日一比。先都等情慌,與蒯得商議,慫恿士谷,梁益耳等作速舉事,梁益耳醉中泄其語于梁弘,弘大驚曰:“此滅族之事也!”乃密告于臾駢,駢轉聞于趙盾,盾即聚甲戒車,吩咐伺候聽令。
  先都聞趙氏聚甲戒車,疑其謀已泄,急走士谷處,催并速發,箕鄭父欲借上元節晉侯賜酺,乘亂行事,議久不決。
  趙盾先遣臾駢圍先都之家,執都付獄。梁益耳、蒯得慌忙之際,欲與箕鄭父,士谷團集四族家丁,劫出先都,一同為亂。趙盾使人反以先都之謀,告于箕鄭父,請他入朝商議。箕鄭父曰:“趙孟見召,殆不疑我也!”遂輕身而往。
  原來趙孟為箕鄭父見為上軍元帥,恐其鼓眾同亂,假意召之。鄭父不知是計,坦然入朝,趙盾留住于朝房,與之議先都之事。密遣荀林父、郤缺、欒盾領著三枝軍馬,分頭拿捕士谷、梁益耳、蒯得三人,俱下獄訖,荀林父等三將至朝房回話。林父大聲喝曰:“箕鄭父亦在作亂數內,如何還不就獄?”鄭父曰:“我有居守之勞,彼時三軍在外,我獨居中,不以此時為亂,今日諸卿濟濟,乃求死耶?”趙盾曰:“汝之遲于為亂,正欲待先都,蒯得也。我已訪知的實,不須多辯!”箕鄭父俯首就獄。
  趙盾奏聞晉靈公,欲將先都等五人行誅。靈公年幼,唯唯而已。靈公既入宮,襄夫人聞五人在獄,問靈公曰:“相國如何處置?”靈公曰:“相國言:‘罪并應誅。襄夫人曰:“此輩事起爭權,原無篡逆之謀,且主謀殺先克者,不過一二人,罪有首從,豈可一概誅戮?邇年老成凋喪,人才稀少,一朝而戮五臣,恐朝堂之位遂虛矣,可不慮乎?”明日,靈公以襄夫人之言述于趙盾,盾奏曰:“主少國疑,大臣擅殺,不大誅戮,何以懲后?”遂將先都、士谷、箕鄭父、梁益耳、蒯得五人,坐以不君之罪,斬于市曹,錄先克之子先縠為大夫。國人畏趙盾之嚴,無不股栗。
  狐射姑在潞國聞其事,駭曰:“幸哉!我之得免于死也!”
  一日,潞大夫酆舒問于狐射姑曰:“趙盾比趙衰二人孰賢?”射姑曰:“趙衰乃冬日之日,趙盾乃夏日之日。冬日賴其溫,夏日畏其烈。”酆舒笑曰:“卿宿將,亦畏趙孟耶?”
  閑話休提。
  卻說楚穆王自篡位之后,亦有爭伯中原之志。聞諜報:“晉君新立,趙盾專政,諸大夫自相爭殺。”乃召群臣計議,欲加兵于鄭。大夫范山進曰:“晉君年幼,其臣志在爭權,不在諸侯。乘此時出兵以爭北方,誰能當者?”穆王大悅。
  使斗越椒為大將,蔿賈副之,帥車三百乘伐鄭。自引兩廣精兵,屯于狼淵,以為聲援。別遣息公子朱為大將,公子茷副之,帥車三百乘伐陳。
  且說鄭穆公聞楚兵臨境,急遣大夫公子堅、公子龐、樂耳三人,引兵拒楚于境上,囑以固守勿戰,別遣人告急于晉。越椒連日挑戰,鄭兵不出。蔿賈密言于越椒曰:“自城濮之后,楚兵久不至鄭矣。鄭人恃有晉救,不與我戰。乘晉之未至,誘而擒之,可以雪往日之恥。不然,遷延日久,諸侯畢集,恐復如子玉故事,將奈何?”越椒曰:“今欲誘之,當用何計?” 蔿賈附耳曰:“必須如此恁般。”
  越椒從其謀,乃傳令軍中,言:“糧食將缺,可于村落掠取,以供食用。”自于帳中鼓樂飲酒,每日至夜半方散。有人傳至狼淵,楚穆王疑斗越椒玩敵,欲自往督戰,范山曰:“伯嬴智士,此必有計,不出數日,捷音當至矣!”
  再說公子堅等,見楚兵不來搦戰,心中疑慮,使人探聽,回言:“楚兵四出擄掠為食,斗元帥中軍,日逐鼓樂飲酒,酒后謾罵,言鄭人無用,不堪廝殺。”公子堅喜曰:“楚兵四出擄掠,其營必虛;楚將鼓樂飲酒,其心必懈。若夜劫其營,可獲全勝。”公子龐、樂耳皆以為然。
  是夜結束飽食,公子龐欲分作前中后三隊,次第而進。公子堅曰:“劫營與對陣不同,乃一時襲擊之計,可分左右,不可分前后也!”于是三將并進。
  將及楚營,遠遠望見燈燭輝煌,笙歌嘹亮,公子堅曰:“伯棼命合休矣!”麾車直進,楚軍全不抵當,公子堅先沖入寨中,樂人四散奔走,惟越椒呆坐不動,上前看時,吃一大驚,乃是束草為人,假扮作越椒模樣。
  公子堅急叫:“中計!”退出寨時,忽聞寨后炮聲大震,一員大將領軍殺來,大叫:“斗越椒在此!”公子堅奔走不迭,會合公子龐及樂耳二將,做一路逃奔,行不一里,對面炮聲又起,卻是蔿賈預先埋伏一枝軍馬,在于中路,邀截鄭兵。
  前有蔿賈,后有越椒,首尾夾攻,鄭兵大敗,公子龐、樂耳先被擒,公子堅舍命來救,馬躓車覆,亦為楚兵所獲。
  鄭穆公大懼,謂群臣曰:“三將被擒,晉救不至,如何?”群臣皆曰:“楚勢甚盛,若不乞降,早晚打破城池,雖晉亦無如之何矣!”鄭穆公乃遣公子豐至楚營謝罪,納賂求和,誓不反叛。斗越椒使人請命于穆王,穆王許之,乃釋公子堅、公子龐、樂耳三人之囚,放還鄭國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用戶名: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黑龙江二十选五走势图